《我们为什么会生病》:精密但脆弱的身体

认知与身体共同构成了自我。想多了解自己一点,外加近期发生的灾难,促使我打开了这本书。

2020022001

《我们为什么会生病》1994 年出版于美国,1998 年翻译成中文,这本书以演化生物学的观点来解释人类疾病的起因。「演化」概念来自达尔文的生物演化论,演化论认为「自然选择是生物演化的动力」,而「适应」则是自然选择的核心机制。 在达尔文之前,人们普遍认为人是万物之灵,并非自然界的一部分。演化论带来了一场颠覆性革命,达尔文指出,人类是生物进化过程中的偶然产物,大自然的产物。

认真看一看我们的身体结构,眼球、大脑、灵活的关节等等这些精妙的设计,如此独特。可是,同时我们也十分脆弱,容易受伤和生病。人类为了保护自己,致力于建造类似人类的机器人,来代替自己完成那些危及身体健康的工作。然而,我们始终无法避免生病,只有理解为什么会生病,才能找到方法来保护自己。

疾病的两种解释

假如某人得了流感,医生通常会告诉他是因为病毒入侵了免疫系统,这种解释被称作「近因解释」。而「演化解释」更关心免疫系统是如何工作的,为什么我们无法避免自身免疫疾病。

近因解释和演化解释是两种解释疾病发生的方式,它们的区别如下:

从关心“这个人为什么会得这种病”,到思考“这个物种的哪些特征使得其成员更容易得这种病”, 这是人类对疾病更深层次的探索。

书中从演化解释角度,提出了为什么生病的六大原因:

  1. 防御。 防御不等于疾病的起因,但人们却常常混淆防御反应和真正症状。比如疼痛、发热、呕吐、咳嗽和焦虑都是身体防御机制,不是疾病本身。 区分防御反应和真正症状非常关键,否则很可能加剧疾病。
  2. 感染。 我们不是自然选择保留下来的唯一物种,我们要消灭其他生物,正如病原体想消灭我们。 针对细菌和病毒,我们演变出抵御他们的手段,它们也随之演变出克服防御的对策,甚至利用我们的防御来反防御。这种永无休止、不断升级的“军备竞赛”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无法消灭所有的感染。
  3. 新环境。 人类祖先长期生活在狩猎采集时代,身体构造已经适应了旧环境,而自然选择还来不及重新改造身体以适应新环境,导致了一些现代疾病的产生,比如乳腺癌。
  4. 基因。 一些会引起疾病的基因被保留下来,一部分是因为在原始环境中这些基因并无害,而在现代环境中才有害。比如引起近视的基因,只有在儿童阶段需要大量读书的现代环境中才起作用。另一部分是因为它们本身、或者与其他基因配合,对基因的携带者有益处。比如引起镰刀型贫血症的基因同时可以防止疟疾。
  5. 设计上的妥协方案。 一些基因会导致疾病,但可能它同时带来更大的益处,使得自然选择最终保留它们。比如直立行走方虽然留下了腰酸背痛的风险,但发挥了双手的功用。
  6. 演化的遗产。 演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微小的改变构成了人类机体,而大幅度改变可能会付出巨大无比的代价,也可能产生新的问题。因此,疾病可能源于不幸的历史遗留问题。比如我们无法再改变食管和上呼吸道共用一段管道的情况。

20022003

只有结合近因解释和演化解释,才能完整阐述为什么人们会生病。而演化解释又有助于预测近因机制的问题,有助于我们了解、预防和治疗疾病。

疾病研究应该回答的问题

作者认为,每本教科书描写一种疾病时,都应当有一段文字来描述它的演化史,回答下列问题:

  1. 哪些体征是疾病的直接表现,哪些是防御反应?
  2. 如果病因有遗传因素参与,这种基因为什么能保留下来?
  3. 新的环境因素是否促进了疾病发生?
  4. 如果是与感染有关的疾病,哪些方面有利于宿主,哪些方面有利于病原体,哪些方面有利于双方?病原体对我们的防御采取了什么对策,我们又有什么特异的防御机制对付这些对策?
  5. 这种疾病的易感性与哪些历史遗留问题或者设计妥协方案有关?

这些问题明确指出了许多疾病研究中很重要但是被忽视了的问题。即使是感冒也有许多新问题要研究。比如,流鼻涕是排除病原的防御机制,还是病毒用来传播的手段,抑或兼有两方面的作用?

20022004

最后,无论经过多长时间,自然选择都无法彻底清除这些演化带来的问题,因为它们正是自然选择所创造出来的。自然选择的方向并不是把我们塑造得更健康,而是繁殖成功。 正如《自私的基因》作者道金斯所言:个体可以看成是基因用以复制基因的载体,完成目的之后就可以被抛弃。

所以,只有从演化的角度理解人类疾病,才可能找出更有效的预防和解决方案。如杜卜詹斯基言:没有演化之光,生物学的一切问题都无法理解。

ChangeLog

  • 2020-02-20 add 2h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